“以前跳舞对我来说就是习惯就像我边用饭边看电视剧可以开小差心不在内里。来到这个项目我发现行动不是最主要的而是要身心合一心开了身体就会很好地释放。我会发自心田地感动和开心这是我在学校里感受不到的。”王姝欢很羡慕那些素人舞者他们的行动虽然未被规训但自带生命力很容易就把自己的生活、情感带到舞蹈里“这也是我要去寻找的真正地把心放进去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身为上海戏剧学院教师宋欣欣坦言做《悠悠视界》她有私心跳了许多年的舞编了许多年的舞她也想弄明确“我到底在编什么舞者们到底在跳什么是那几个行动吗?似乎不是。几个月下来我不能说完全有了谜底但似乎有了一些头绪。”

“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故事看选他们是因为他们生动我选了最有生命力的。我们选择的尺度不是世俗界说上跳舞的好与坏而是身体、个性和履历上的特点。他们不饰演任何人他们就是他们自己。”

那么导演在选择这些素人时是被他们的故事感动了吗?

今年5月《悠悠视界》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公演。日前的一次探班运动上12位演员齐聚用朴素的肢体语言演绎了部门舞蹈段落从他们身上许多观众好像看到了“自己”伤心到落泪。

导演和主创团队、演员团队

看到平凡人身上不平凡的闪光点

探班现场另一位受过中国传统舞蹈教学训练、看惯了“高峻上”舞剧的观众坦言《悠悠视界》是她盼望已久的一类作品“以前看的那些舞剧行动、演出、舞美、服装、灯光都离我们很远美得就像一幅画。这部作品他们就是我们他们的每一个行动、每一次呼吸、每一种情感我都有get到真的跳进了我心里!”

“从第一个桥段王佳妮、王姝欢上来跳我就开始流泪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感动。‘走心’已经不能形容那种感动感受就是扎根在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里。”

“许多人说看不懂现代舞今天这场我看懂了就是有点难受有点压抑伤心的部门太多了。”探班现场一位观众希望《悠悠视界》未来展示全貌时不是只有成年人的伤心和极重还能看到有气力的、诙谐的、诙谐的篇章。

去年3月剧场因为疫情无法开放国舞剧场推出了一系列由当地青年舞者教授的线上舞蹈课程。期间他们收到11岁男孩悠悠的回课作业几经相识得知悠悠来自武汉妈妈是医务事情者疫情期间一直是舞蹈与他作伴。

事情人员被悠悠的舞蹈感动希望创作一部作品以疫情为底色从悠悠的视角出发看到平凡人身上不平凡的闪光点。素人舞蹈剧场《悠悠视界》应运而生——演员中有职业舞者也有素人舞者来自差别行业、年事、文化配景每一位被选中的人都有自己的段落用他们不行替代的身体状态和舞蹈方式述说自己的生命体验。

26岁的蒋梦莹现在在读神经生物学博士这个专业很是理性而她本人却很是感性舞蹈成了她安放精神世界的地方“我欠好看长得又胖很自卑可是欣欣姐(导演宋欣欣)每次都勉励我相信自己舞蹈能让我放松所以我选择来这个项目。”

31岁的吴佳婧在互联网公司从事商业分析事情从小按部就班长大她原以为找到一份好事情就会永远幸福然而越来越严重的“内卷”告诉她这是妄想。跳舞给她打开了一扇窗户给了她一个新的支点每周末从杭州“偷跑”来上海训练她是快乐的、雀跃的“我有事情、有家人、有朋侪但我也需要我自己谁人部门舞蹈就是我给自己隔离出来的空间。”

66岁的项晴喜欢画画在西藏旅行看到《悠悠视界》招募她顺口讥讽了一句“是找我的吗?”朋侪勉励她试试于是她编了视频发已往没想到最后真进了剧组“我是比力自由的一小我私家很小就敢告退敢走自己的路别人很不明白。跳舞是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就过来了!我没有学过舞蹈跳舞是人的天性只要不设限你就可以敞开了跳。”

演员们

因为恒久暴食38岁的杜鹃肠胃受损暴瘦至25公斤。去年五一她躺在ICU的病房没措施抬头、翻身、起床什么都需要人帮助这个历程中她有过数次轻生的念头。

杜鹃

“这些男孩女孩跳得也没有比我好太多我就问欣欣姐我可以跳一段吗?然后获得大家的认可来到这个舞台。”8岁的王煜颖和10岁的王钦瑀是一对“姐妹花”每周都市从哈尔滨飞来上海排演年事最小的她们也是剧组里的“开心果”“我没认真学过舞蹈就是喜欢跳舞什么都跳只要有音乐我就想跳舞!我喜欢和大家在一起排演、跳舞我们一起兴奋、一起伤心、一起疯闹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侪。”王煜颖说。

而相较成年人把舞蹈作为灵魂的出口、情绪的宣泄口小朋侪喜欢舞蹈的理由很简朴就是好玩、开心。

和没有舞蹈基础的姐姐们相比正在舞蹈学院读大二的王佳妮、王姝欢算是专业身世。然而来了这里她们好像才开窍在夸张、狂野的舞步里自得其乐。

不完美的身体内部自有大好河山

(本文来自汹涌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汹涌新闻”APP)

导演王欣欣

“杜鹃1982年出生被怙恃遗弃1985年被上海的养父养母收养2005年患上暴食症2014年养父去世2020年因为恒久暴食导致肠胃受损暴瘦至25公斤同年8月养母去世。”

“这一类作品就是在向那些世俗的界说发出质疑。所以浏览这一类作品需要大家暂时放下对美以及舞蹈的惯常尺度那些并不‘完美’的身体内部也许自有大好河山。”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出品制作的素人舞蹈剧场《悠悠视界》成了杜鹃的一个出口意味着新生疗愈着她的灵魂。

导演宋欣欣说《悠悠视界》里有街舞舞者、前职业舞者、舞蹈专业学生也有从未经由专业舞蹈训练的素人舞者他们的身体未经规训天然、纯粹、没有修饰看他们跳舞看的不是尺度化、程式化的行动美感而是这些具有真实生命履历的身体所拥有的不行替代的特殊质感和气力“在这个作品里经由规训的身体和未经由规训的身体是平等的没有优劣优劣之分。”

她感伤“我之前的创作太飘在空中了是在遐想人和生活这一次创作是实事求是的我是跟真正的人和生活在一起。”

这部作品去年7月提倡招募收到了一百多份报名视频经由多轮海选最后选定了13人(现有12人)。8岁的小朋侪、66岁的女画家、女博士、法式员、商业分析师、自由职业者……去年10月以来他们每周末都市从杭州、哈尔滨等地赶来上海排演。

在一个男孩的旁白里瘦如纸片的杜鹃轻轻地从一张椅子挪到另一张椅子就像回溯她生命里的一个个节点用薄如蝉翼的舞步、撕裂伤口的旁白徐徐道来自己崎岖的生命之路。

“许多人走在街上外表看起来都很正常其实背后都有无力的地方。这个世界太大无奈的地方太多我们都市从愤青逐步酿成一个平凡或平庸的中年人但当我跳舞的时候我以为我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我能感受到一种快乐所以我想继续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你才有时机寻找更多的快乐。”

“她出生于江西生长于上海2002年开始第一份事情2003年第一次恋爱2006年成为幼儿园老师2014年完婚2015年女儿出生2020年开始跳舞。”

宋欣欣先容其实海内外一直有艺术家在实践这样的创作好比皮娜·鲍什、Jerome Bel:一是转达一个信息——舞蹈不再专属于职业的舞蹈精英它属于每一小我私家人人都可以用自己能够完成的行动享受舞蹈的愉悦或完成小我私家的表达;二是对世俗界说中的“舞蹈”和“美”提出质疑到底什么是舞蹈舞蹈一定要有高明的技巧和整齐划一的行动吗?到底什么是美只有年轻的瘦削的拥有完美比例的身体才是美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